新闻公告

解密乐视终端生态模式背后的真相

发布日期:2022-03-24 19:16   来源:未知   阅读:

  “硬件是商业逻辑的躯壳,生态服务是商业灵魂。”乐视移动负责人对本报如是说。

  本文引用地址:乐视产品的背后,是基于乐视生态模式的4层架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以及三核驱动(大屏生态、手机生态、汽车生态),乐视拥有硬件收入、内容收入、广告收入、应用分成收入四重盈利模式。在乐视的故事里,四重的盈利模式最终将让乐视彻底摆脱行业旧有的对硬件利润的依赖。

  如我们在上一篇报道(《乐视是谁》,本报2016年6月20日刊)所说,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控股)是乐视帝国的金字塔尖,而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乐视网,300104)则是贾跃亭布局里的上市公司。北京百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下称百乐文化)则是贾跃亭缔造乐视帝国的另外一个重要平台。

  未上市部分的业绩数据信息并不对外公开,而乐视网则是要向公众定期公布详细业绩数据。或许正因为此,乐视给人的印象总是影影绰绰、并不清晰。

  事实上,早在2014年5月,乐视移动便注册成立了,这个过程中,手机业务逐渐从乐视致新剥离,注入乐视移动,去年底,乐视移动才正式宣布独立运营。

  乐视移动与乐视网的关系,则为受同一控制人控制的关联方。2015年的乐视网年报显示,两者存在大量的关联交易。

  本文引用地址:在手机产品的布局上,除了冯幸掌舵的乐视移动,乐视控股在2015年10月注册成立了全资子公司,乐视移动终端投资(北京)有限公司,该公司与自然人段炜、极客(深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一起,投资了深圳众思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众思科技)。

  深圳众思科技法定代表人是吴世敏,他原来是华为前北京研究所所长。无独有偶,华为荣耀总裁刘江峰辞任后,不仅创造了Dmal-lO2O平台,还在2015年5月份,以众思科技CEO的身份,出席了一家乐视投资的游戏公司的硬件发布会。众思科技目前团队成员主要来自华为,且今年4月底,刘江峰已参与到公司的经营决策中。

  聚焦到智能终端,乐视致新天津的合作伙伴里,有一家公司叫北京贝眉鸿科技。这家公司的法人为汪华,与创新工场同处一屋檐下,是创新工场系的投资公司。公开资料显示:汪华生于1978年,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是创新工场创始人、管理合伙人。

  乐视致新的另一股东,鑫乐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其法定代表人、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乐视互联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互联),乐视互联在乐视系扮演了独特的角色,管理了一批资产投资管理等的有限合伙企业,进入了包括电商、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曾投资过乐视移动的北京锦一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锦天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均在其管理下。

  值得关注的是,自成立至今,乐视移动的股东也变更了多次,最早法人股东为乐视网、乐视控股、乐视致新,2014年12月,股东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了上述提及的,北京锦一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锦天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这意味着张榕曾作为乐视的合伙人,短暂投资过乐视移动,而到了去年3月,法人股东又变更为乐视网、乐视致新、乐风移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今年4月25日是至今最后一次股东变更,乐风移动成为其唯一股东。

  正在筹备新一轮融资的乐视致新,对融资并不陌生。早在2013年4月乐视网发布公告,乐视致新获得3.37亿元融资,除了乐视网、乐视控股,富士康旗下子公司深圳冠鼎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深圳冠鼎)也对乐视致新增加融资1.3亿,并持股20%。而2014年6月乐视网再发公告,乐视网、鑫乐资产管理(天津)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对乐视致新增资,乐视控股、北京贝眉鸿科技、深圳冠鼎放弃优先认缴出资的权利,股权被稀释,深圳冠鼎从20%降低为15.24%,北京贝眉鸿科技从1.02%降低至0.78%。

  2012年贾跃亭提出做互联网电视,遭到内部强力反对,而且彼时贾跃亭想在亦庄自建生产线,后搁浅,这也侧面说明一个视频网站企业跨界到家电制造业的难度,而寻找实力强大的代工厂成为关键一步。后续才有了贾跃亭的掌故:在遭到富士康高管“闭门羹”后,在一次会议上巧遇郭台铭并利用短短的5分钟,说服了郭台铭。故事的真实性无从证实,但这从侧面反映了富士康之于贾跃亭的关键作用。

  继富士康深圳宝安和湖南衡阳基地之后,2013年9月16日,乐视TV•超级电视烟台富士康生产基地投产,专门为乐视生产60英寸液晶电视,乐视40S、50S等由冠捷及其他代工厂生产,包括设计谷、冠捷青岛基地、山东潍坊的歌尔光电、浙江嵊州的天乐数码以及广东惠州的TCL都为乐视提供过加工服务。虽然生产厂商有多个,但所有电视的制造商都标着“乐视致新”,显然这是乐视内部电视生产销售的唯一主体。

  去年底,乐视砸18多亿元,与原本对手的TCL多媒体结为“秦晋之好”,宣布双方以股权为纽带,互相深入合作,其用意是什么?而业内人士对本报分析,除了对外公开的双方代表的互联网+制造业的深度融合,乐视此举另一大用意是从华星光电购买液晶面板,保证供应链完整稳定;而TCL为其面板找到一大稳定买家。占电视成本60%以上的液晶面板采购难题,一直是中国传统家电企业之痛,乐视也不例外。早前乐视与夏普曾因是否采用夏普十代线液晶面板而打口水仗,乐视称其面板来自于鸿海与夏普共同运营的子公司,而另有消息称,50S以下面板主要采购自冠捷与LG合资公司。

  乐视通过并购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之后,6月23日,酷派集团发布内部信,正式公布酷派未来发展的方向。内部信中提到,乐视入主酷派后,酷派管理团队不变,Coolpad和ivvi品牌将在既定战略基础上进一步引入互联网生态模式。酷派总裁李斌表示,将继续发展线下渠道,加强线上销售能力,提升产品及品牌竞争力,构建基于生态模式下的厂商一体化模式。

  无论如何,乐视看上去在谋求对手机制造方面更多的线月份,乐视与重庆市政府、富士康和智慧海派两大知名企业合作投资电视和手机生产基地,另外,乐视移动与和硕旗下的旭硕科技(重庆)有限公司就超级手机生产项目签订合作协议,今年3月底,重庆市第一条智能电视整机生产线——富士康乐视智能电视生产线正式投用,年内目标产量100万台。

  乐视电视和手机都宣称“低于量产成本定价”,一位手机代理商对本报说,网上炒价格很低,网上的卖价,实体店进价都不够,所以只是因为客户点单要乐视手机,我们才会按进价销售,纯粹为了维护客源。

  乐视手机电子商务的产品主要是手机,而乐视手机的价格范围为799至2099元不等。从京东乐视手机旗舰店的评论数看,899元与1099元的用户评价数最多。若以单台手机价格1千元为基准,21亿元收入假设全部都是销售手机的收入计算,则对应的是200万台手机的销量。这200万台手机对应11亿元的净收入,乐视移动体系从每台手机中销售的净收入是550元。乐视网则通过广告和会员费,每台手机获得了490元的收入。

  今年6月16日,深交所对乐视网存货等飙升等问题进行了问询。在乐视网的年报中,公司存货由2015年期初的7.38亿元增加至期末的11.42亿元,其中库存商品由期初的4.1亿元增加至期末的10.7亿元,而根据2016年第一季度的财报显示,存货余额为15.95亿元,深交所要求乐视网解释2015年及2016年第一季度库存商品增加较快的原因等。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